西藏和平解放时期党的宣传思想工作及其经验
中国大中学生心理健康在线    2019-05-11 12:38    【打印本页】    来源:本站整理

  三、西藏和平解放时期,党的宣传思想工作方式

  (一)充分利用报纸、电台等宣传媒介表明立场,反对分裂。针对亲帝势力的分裂行径,1949年9月2日和7日,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分别发表了《绝不容许外国侵略者吞并中国的领土西藏》和《中国人民一定要解放西藏》的社论。9月8日,藏族干部桑吉悦希(天宝)在《人民日报》上发表《西藏全体同胞准备迎接胜利的解放》一文,号召西藏全体同胞团结起来,坚决反对帝国主义侵略。[3]为了将中央人民政府解放西藏的方针政策迅速传播到西藏及整个藏族地区,1950年5月9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正式开播藏语节目。[3]喜饶嘉措大师和热振活佛的侍从索本堪布益西楚臣,都曾通过电台用藏语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呼吁藏族同胞迎接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

  (二)派出佛教界有影响的人士和藏族干部去做西藏上层的思想工作。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青海省人民政府主席喜饶嘉措大师,多次向西藏上层人士写信劝和;[2]1950年2月,中央派出藏族干部张竞成等人,带着青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廖汉生致达赖喇嘛和达扎摄政的信,入藏进行联络;7月中旬,以当才活佛(十四世达赖喇嘛的长兄)为团长,夏日仓活佛、先灵活佛为副团长的青海寺院劝和代表团自西宁出发入藏(因西藏当局态度恶劣,不予配合,劝和工作未能取得进展);7月10日,格达活佛(时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西康省人民政府主席,是著名的藏族上层爱国人士)自甘孜启程赴藏,意欲说服达扎摄政与中央进行和谈。他从卡松渡金沙江后到了藏军防区,一路宣传中央对西藏的基本方针和态度,宣传中国共产党的宗教信仰自由和尊重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的政策,劝说土司、头人、藏军官兵勿与解放军为敌。格达活佛的爱国宣传行动,遭到了帝国主义和西藏分裂主义的忌恨,他们残忍地杀害了格达活佛。[2]

  (三)以实际行动宣传党的民族平等、团结政策,赢得了藏族百姓的心。昌都战役中,部队官兵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在行军中,无论是风雪交加的时刻,还是在茫茫黑夜,部队从来不进寺庙、不驻民房,不动群众一草一木、一针一线。饿了,几个人分碗炒面,喝点雪水。每到一地入乡问俗,对藏族人民的经幡、经塔、神山神树、玛尼堆等一切宗教建筑和风俗习惯,一律加以保护和尊重。虽然部队负重行军十分劳累,但并没有支派老百姓的“乌拉”差役。[2]解放军严格执行政策纪律的行动,与横征暴敛、抢夺奸淫的藏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藏族群众看在眼里,暖在心中,由衷地佩服,他们对解放军的态度由陌生、害怕逐渐转变为接近、支持。康北地区的邓柯、石渠、德格、白玉、甘孜等地藏族群众踊跃投入支前工作:邓柯的一个粮草供应站在20天中就供应部队25.5万公斤柴草和马料;石渠的藏族同胞迅速收集了2500条运粮的皮口袋;德格地区在20天内集中马草3.5万公斤,干柴5万公斤;从甘孜到邓柯、甘孜到德格的运输线上,老百姓共出动了十万头牦牛帮助部队运输。[3]

  昌都解放后,部队和进藏工作人员心系群众,办了很多好事,包括:免除了原藏政府摊派的各种乌拉差役,为藏族群众减轻了负担;虽然物资十分短缺,条件艰苦,依然免费为群众治病,还办起了第一个现代化小学。这些,都受到了昌都人民的拥护和欢迎。

  (四)以尊重和诚意,使藏军官兵和藏政府官员逐渐改变态度。在昌都战役中,对放下武器的下级军官和士兵,一方面宣传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另一方面发给遣返证明、口粮和路费,对伤病员和藏军官兵的家眷发给乘马,民兵私人枪支予以发还。对各级地方政府官员均以礼相待,凡未逃离岗位者允许其照常供职。对所有放下武器的中、高级军政官员,在生活上予以优待,在政治上给予尊重。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七团按照政策将在竹巴笼俘虏的藏军释放,隐藏在附近的30个藏军遂携械归降,出逃的宁静宗本也自动返回。1950年10月28日,阿沛· 阿旺晋美和昌都总管府官员以及藏军代本、如本等军官到达昌都,受到十八军副政委王其梅等领导的热情款待。时值寒冬,王其梅让阿沛等官员住在总管府最好的房子,自己却住在帐篷里,此举让这些官员深为感动。[3]藏政府官员在同解放军的接触中,耳闻目睹解放军遵守纪律、秋毫无犯、受到各阶层的拥戴和支援,大部分官员思想开始发生变化,转向拥护祖国统一,反对分裂,期望尽快和平解放西藏,并表示愿为此做出努力。


[责任编辑: 清枫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