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译文 | ITIF:数据的价值取决于使用方式而不是存储地点
中国大中学生心理健康在线    2019-05-15 18:46    【打印本页】    来源:本站整理

  对外经贸大学金融科技实验室

  编者按

  所谓“数据本地化存储”(data localization),即一国政府限制数据流出国境的法律政策。截至2016年,从加拿大、澳大利亚、欧盟成员国到俄罗斯、尼日利亚、印度,全球已经有60余个国家做出数据本地化存储的要求。

  网络安全是数据本地化最重要的正当化理由。但是,如果不能充分认识到数据本地化可能带来的经济损失和社会代价,我们就不能在全面把握数据本地化成本收益的基础上,做出恰如其分的决策。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这篇文章从更广泛且更深入的角度揭示出数据本地化在安全之外的另一面。

  须知,在数字经济时代,数据天然地想要跨境流动,因为数据如水,流水不腐,生生不息。

  ——对外经贸大学数字经济与法律创新研究中心主任许可

  (英文原文请见附件)

  关键要点:

  1.强制在国内存储和处理数据并不能推动经济发展。政策制定者应该专注于帮助人们和企业收集、分析和使用数据,以提高创新、竞争力和生产力。

  2.“数据本地化”政策只能减少数据中心就业,提高了成本且限制了信息和通信技术(ICT)产品和服务,最终造成经济损失。

  3.正确的战略是鼓励广泛采用ICT;降低ICT的人工成本;改善数据创新基础设施;最大化可重用数据的供应;并培养员工在数据科学和数据素养方面的技能。

  概览

  随着世界各地的政策制定者努力应对利用数字技术推动发展的挑战,许多人被误导性的谬论所欺骗,以为数据的位置至关重要,从而强迫企业在本国存储数据,他们误以为这样做才能最好地为其经济服务,这一概念被称为“数据本地化”。实际上,信息和通信技术(ICT)的采纳、教育、数字基础设施和数据治理政策等,才能促进数据和数字技术的经济和社会效益最大化。

  对于消费者和公司而言,数字技术从根本上改变了他们的贸易方式和商业行为。消费者依靠数据和数据驱动的服务在线搜索、在电子商务平台上购买和销售商品和服务、发送电子邮件以及任何其他任务,其中许多任务可以在功能越来越强大且价格合理的计算机、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上完成。与此同时,企业几乎在所有行业中使用信息和数字技术——不仅仅是“技术”部门——来简化业务工作并提高效率。企业依靠数据来宣传和吸引客户、识别市场需求并相应地调整产品和服务、运营生产系统、管理全球员工、监控供应链,并实时支持现场产品。

  但是数据的价值最大化需要跨越边界。正如ITIF在“CrossBorder数据流在所有行业中实现增长”所论证的那样,今天,运营、供应商、客户在好几个国家的公司,没有不依赖于数据的跨国界传输。此外,没有一项国际贸易能在不收集和发送某些个人数据的情况下发生。

  对于所有国家,当个人和公司可以参与数字活动,而不对他们如何使用和转移数据进行不必要的限制时,经济是最具生产力和创新性的。不幸的是,许多政策制定者为了支持数字化发展,对公司存储数据的地方施加地理限制。还有出于其他原因进行数据位置的限制,例如解决隐私和网络安全问题,或确保政府机构可以访问数据进行执法,或为了国家安全目的。

前沿译文 | ITIF:数据的价值取决于使用方式而不是存储地点

  无论基本原理如何,数据本地化不仅使企业跨境传输数据变得更加困难,甚至更加昂贵,而且还会增加云计算服务的成本。正如经济民族主义可能导致企业生产力下降和消费者成本上升,特别是当它专注于资本品时,“数据民族主义”政策将通过限制一个国家从数据驱动型创新中受益的能力,并且增加ICT产品和服务的成本,这将导致创新减少和生产率增长放缓。

  本政策简报概述了为什么政策制定者不应被数据本地化的欺骗性言论所诱惑,而应将重点放在收集、分析和使用数据以改善创新、竞争力和生产力的政策上。

  强调数据的存储位置是错误的政策

  许多政策制定者错误地认为,要求在国内存储和处理数据(即数据本地化)是通往高科技工作、投资和创新的捷径。这是一种新形式的保护主义,类似于各国用关税来保护本国制造业。鉴于传统的贸易保护主义工具,如关税,在数字经济活动中不那么容易,追求数字重商主义的国家正在恢复“后边境”规则和技术要求,如数据本地化。


[责任编辑: 清枫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