蓟门法治金融论坛第72讲在中国政法大学成功举行
中国大中学生心理健康在线    2019-05-15 18:43    【打印本页】    来源:本站整理

MBA中国网】5月8日晚,蓟门法治金融论坛第72讲在学院路校区科研楼学术报告厅举行。本次论坛邀请著名学者黄江南、和君创业咨询集团总裁李肃联合主讲。国务院国资委资本局局长李冰,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副会长郝叶力,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周放生,英国气候变化资本集团董事总经理路跃兵,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武亚军,欢瑞世纪联合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商学院校友分会理事会理事长赵枳程等多位嘉宾出席论坛。

图:论坛现场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常保国出席论坛并致辞,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刘纪鹏担任主持,商学院各系所主任及教师代表与两百余名法大学子参加论坛。

图:刘纪鹏院长

刘纪鹏院长首先介绍到场嘉宾和主讲嘉宾并致辞。他表示,中国改革取得成功,非常重要的一点在于正确的改革方法,其中双轨制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苏联的“休克疗法”为我们提出了警示,如何避免“休克疗法”带来的严重后果?那就是包括价格在内的改革不能骤然并轨,需要渐变稳定地向市场经济的目标过渡,这就产生了“双轨制”。新时代“三轨制”是黄江南和李肃提出来的崭新探索,期待两位嘉宾联袂带来的精彩演讲。

图左起:刘纪鹏、李肃、黄江南、常保国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常保国为黄江南和李肃分别颁发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兼职教授聘书并致辞。常保国副校长说,作为中国改革发展的亲历者,他对双轨制改革也有相当的了解和体会。黄江南先生将思想付诸实践,更加值得敬佩。

论坛正式开始后,黄江南和李肃采用分节论述、交叉补充的方式,针对双轨制的形成过程、历史作用,和三轨制的特点等问题做了详细的阐述。作为改革的亲历者,黄江南和李肃对一系列改革问题和改革进程分享了独特的经历,并提出了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从双轨制到三轨制转变的深刻洞见。

图:李肃

和君创业咨询集团总裁李肃首先梳理了双轨制的由来。李肃认为,中国改革最大的特点、最大的经验就是双轨制。所谓双轨制改革,就是承认计划体制的陷阱,在计划经济的现实条件下,同时生长出市场经济的因素来,两者并行发展,在并行发展的过程中逐渐稳步地并轨。中国40年改革是渐进式的改革,是局部的地区和局部的领域搞双轨制,一步一步地扩大范围、扩大领域,由浅入深,逐渐地走到深化改革。李肃表示,中国改革的一个重要经验就在于我们用双轨制的体系解决了稳步和渐进式改革的方法论。

随后,李肃阐述了三轨制的三个组成部分,其一是市场调节和政府调节同时并存的现代市场经济;其二是更加追求公平的福利经济;其三是立足于创新的共享经济。这三者此消彼长,在市场经济和福利经济的基础上,通过引导创新,逐渐过渡到共享经济,最终实现共产主义。

图:黄江南

著名学者黄江南从改革亲历者的角度阐释了双轨制的形成过程和历史使命。黄江南表示,无论是双轨制还是三轨制,说到底是一种经济调节机制的过渡,是一种方法和手段,我们既不能把它污名化,也不必把它神圣化。

黄江南通过回顾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理论,梳理了计划经济的由来。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认为,资本通过剥削占有剩余劳动,而要消灭剥削,必须消灭资本,消灭私有制。私有制消灭以后就没有交换对象,也不存在市场了,这时就放大企业管理的调节,用指令性计划代替市场调节。但马克思的理论前提是人类进入共产主义社会,在这一前提实现之前,计划经济不可避免地遭遇困境。

黄江南认为,每一种经济形态都有最适合它的社会制度。以农业产品为主的农业社会最适合的制度是封建主义帝王制,以工业产品为主的传统工业社会最适合的制度是资本主义。而我们面对的,是以观念产品为主的观念社会,美国70%的产品是观念产品,在中国则由50%以上是观念产品。黄江南以电影为例说明观念产品的形态和定价机制:和传统工业产品不同的是,观念产品不可重复生产,没有需求曲线,边际成本为零,这时候市场行为发生了彻底的变化,经济规律也随之发生变化,相对应的,市场调节机制也完全变了。随着新调节机制的出现,社会组织形态也发生了变化,未来的社会组织形式将是社群组织。当AI取代了人工劳动为我们提供物质产品的时候,物质将达到极大的丰富。福利经济则是利用再分配的方式来均贫富,解决大多数人的基本生活问题。最后的共享经济,则是未来社会经济生活的调节方式。


[责任编辑: 清枫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