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中国大中学生心理健康在线    2019-04-14 13:58    【打印本页】    来源:本站整理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Hi!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小编的百家悦读小世界,今天小编带给大家几部口碑超高的言情小说,希望大家可以喜欢,跟小编一起去看看吧:心理学秘文: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1、《心理学漫谈》
简介:《心理学漫谈》是一本介绍心理学的入门读本,作者是美国纽约大学哲学博士查尔斯·G.肖。全书总共分为一百个小节,开篇先向读者介绍了什么是心理学,以及心理学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表现形式,然后从知觉、认知、情绪、欲望、人格、思想、意志力、行为和人际关系等角度,系统阐述了心理学方面的知识,这些知识大多都与日常生活——家庭、教育、工作、事业、健康等息息相关,属于一本实用型的心理学读本。 本书不是一本简单的心理教科书,而是一本与生活密切结合的心理指南,一本随时随地都能轻松阅读的心理读本,让你真正地了解自己,科学地梳理自己,从而更好地生存和生活!
精彩一幕:大多数人一看到“心理学”这三个字,就想当然地以为它与古老的巫术或催眠术一样神秘莫测。其实不然,心理学只是一种有条理的常识而已,它的存在是为了解决人们的思想问题。如果你曾经思考过,120米高的大楼为什么看上去要比120米长的船长;或者曾经问过自己,放电影时为什么都会有背景音乐;或者曾经感觉到过,忙碌时时间过得特别快;或者曾经观察到过,眼睛盯着红色看久了,会看见绿色的阴影;或者曾经听到过报童一般都是问你“要什么报纸”,而不是主动给你一份报纸——如果你曾经历过这一类的事情,就代表你已经开始了心理学的实践学习。
 
2、《心理禁区》
简介: 本书已正式出版,150本限量签名版正在预售。限量版在漫娱文化天猫店售卖,可到天猫搜索《心理禁区》,快来抢购吧~陆然本是一名心理咨询实习生。一次偶然,得到一本奇异的“怪诞心理
精彩一幕:“儿子,你不要怪爸爸没用,这段时间烟酒行业生意都不好做,爸爸也是举步维艰啊,我把店里干活的伙计也打发了,给不起工钱啦。”陆然听着电话那头父亲的话,心里莫名的一阵发酸,连忙道,“爸,你说哪里的话,我怎么会怪你,只怪我现在还在实习,没有赚多少钱,不能补贴家里。”陆然说着,感到深深的内疚。“你说的那个实习有结果了没有啊?人家到底用不用你,你会不会被骗了?唉,爸爸不是不支持你的兴趣,但是眼看你毕业快半年了,工作还是没有着落,家里的情况你也了解,再这样下去爸爸怕是有心无力了。”想到年近五十的老爸,每日苦心经营,还要寄钱给已经大学毕业的自己,陆然恨不得现在就回到父亲身边,为他打点生意,帮他忙里忙外,为他做点什么都好。
 
3、《心理画师》
简介: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子悟,传承着父亲教授他的心理画像技术,在警界开展了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但五年前一场惨绝人寰的连环杀人案却却让他就此在警界销声匿迹。五年后,一场突如其来的案件不得不请他再次出山。可此次的行动,究竟是福是祸,谁都不清楚。且让我们一起来找一找,文中真正的心理画师究竟是谁!
精彩一幕:我,静静的躺在一张冰凉的床榻上,一股股宛若云雾一般的寒气逐渐自床榻的底层弥漫而出,宛若手臂一般缠绕在我的躯体之上。自从五年前我遭遇到了那场惨绝人寰的赫城连环杀人案后,我便落下了这个后遗症,每晚必须要在冰床上静躺半个小时才能入睡。我是赫城连环杀人案中唯一的幸存者,也是唯一目击凶手的人,可我却并没有将这个事情告知警方,而是将之深埋在了自己心中。每当我躺上冰床的时候,我总能看到那些惨死在凶手魔爪下的冤魂,他们每个人都是无辜的,但我却根本无法为他们每个人伸冤。也是因为那次的事件,让我就此离开了警察的行列,在花市的一处僻静的角落中开了一家侦探事务所,而我也因此被很多人淡忘。我叫:子悟。
 
4、《心理操纵师》
简介:心理操纵术牵扯出杀人案,沈北湘携手刑警顾海一路抽丝剥茧追寻真相;
精彩一幕:2018年,W市,8月2号,中午11:11分午间新闻。着名心理学教授,沈作良于7月26日突发精神疾病杀害数名学生以及自己的助手,被现场击毙,警方在沈教授的电脑中发现了一些特殊的言论,现在案件正在持续调查中……关掉视频。午后的阳光穿过了玻璃窗洒在了静谧的咖啡店里,沈北湘举起左手中的白瓷杯,轻轻地抿了一口,右手边放着一本厚厚的笔记本。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努力的将自己的后背挺直,伪装成自己很轻松的样子,但是若是细看,从她的眉眼间就可以发现,这个女人清秀的脸上虽然带着淡淡的笑容,可眼神却透漏出深深的疲惫。距离父母过世已经一周的时间,她到现在仍然不敢相信,自诩为国内第一心理专家的父亲,竟然会在一次学术演讲的时候出现了严重的失误。他利用催眠术,在几千人的大礼堂中,杀了母亲,随后,他便疯狂的屠戮着周围的学生,导致将近百人受伤,被警察制服的时候,他在短时间内催眠了拿枪的警察,用其作为威胁,被直接击毙。
 


[责任编辑: 清枫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