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模仿飞檐走壁到推广全民健身 探访西安跑酷青年的日常
中国大中学生心理健康在线    2019-12-03 08:50    【打印本页】    来源:本站整理

1862398_sqlin_1575211267840_b.jpg

  李雨哲和伙伴练习跑酷                         

  “反猫挂定点”训练                         

  “这台子至少有1.5米高,看人家小伙子流畅的动作,优美的姿势,给他们点赞。这可是专业的,危险动作,请不要擅自模仿。”11月29日下午,在永宁门西侧的环城西苑,西安跑酷青年正在进行自由训练,身边除了跳广场舞的大妈、练太极拳的大爷,还有围观的路人。

  跑酷(英语:parkour),在很多人眼中是一项非常危险的运动,常被归为极具观赏性的极限运动,以日常生活环境为运动场所。没有既定规则,只是将各种日常设施当做障碍物或辅助在其中跳跃穿行,它需要人极强的身体协调能力,力量、弹跳及勇气缺一不可。

  初学 从一个动作开始模仿

  咸阳小伙李雨哲是当天训练的小组长,1995年出生的他,接触跑酷已有9年时间。扎小辫、穿队服、个头不高、看起来很清瘦,但做起动作却非常有力量,他生活中相对寡言,但聊起对跑酷文化的推广和全民健身,李雨哲有自己的观点。

  那一年李雨哲13岁,在学校里的一节多媒体课上,看到了一部名为《暴力街区》的片子,当时被片中男星跳跃、穿行的身姿所吸引。从小爱爬高上低的他,悄悄尝试模仿片中的个别动作。“能不能挑战”的想法在他心中开始萌芽。

  两年后的一天,他无意中通过QQ兴趣小组,寻找到了当时咸阳本地一个跑酷兴趣小组。当时读高一的他,独自来到该兴趣小组训练的地方,想要同他们学习。结果,现场一位成员一开始就教给他一个技巧难度非常高的动作。

  “模仿,却又学不会,当时就差点放弃了。”此后的两周时间里,李雨哲看到了很多跑酷视频,从小练太极拳的他,凭着自己的体能底子,这才开始再次偷偷练习。

  发展 跑酷运动增加社交属性

  2010年之后,课余时间李雨哲一直在努力练习,因为从小练习太极拳的原因,所以他在跑酷青年中体能不错,从大众组到精英组,只用了不到3年时间,他的成绩就有很好的提高。

  然而在追求更快、更强的道路上,不停地对着视频模仿,也让他在试错的道路上付出了巨大的代价。2015年,李雨哲因腰椎间盘突出而停止训练。至此,4年时间里,他不得不离开赛场。

  李雨哲说:“如果仅仅从训练量来说,从2015年受伤,我基本就与比赛无缘了。但在后来的恢复期,我不断调整自己的情绪,也去适应自己的身体,渐渐的用一些技巧代替强度训练。4年后的2019年,我再次复出,参加中国极限运动协会举办的极限跑酷联赛。我也自知在精英组里体能最差,但竞赛策略和动作技巧,还有对跑酷这项运动的思考,让我在比赛中占据了优势。”

  目前,在国内比赛中,李雨哲经常排在前十名,而他也自知,随着年龄的增长已无法进入前五。但他并不特别在意比赛成绩。

  “就像俄罗斯人的动作比较刚、西班牙人的动作流畅优美、美国人比赛现场动作创意更占优势。”李雨哲说:“希望更多的市民喜欢运动,更多喜欢运动的市民能喜欢跑酷,虽然更多城市举办跑酷赛事,就像城市马拉松赛事一样,不一定赛事能更有创意,有更高标准,但在让更多人知道跑酷这项运动,更多人看到跑酷比赛这件事上,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

  “一起玩”,是两年多来李雨哲在推广跑酷运动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从偷偷练习到变成心中挚爱,李雨哲认为,增加了社交属性的跑酷运动,是这项舶来运动最接地气,最有出路的发展之路。

  梦想 因为热爱所以相伴而行

  大学学体育英语、练习两年拳击,因为一次比赛与李雨哲相识,结缘跑酷,还曾去丹麦留学半年,专门学习跑酷。在一众队友中,谭钰棋是标准的“科班生”。因为共同的爱好,而一路同行,李雨哲和女友谭钰棋是圈内备受羡慕的一对情侣。今年8月,2019中国极限跑酷联赛·济南站,谭钰棋包揽竞速赛女子组冠军和技巧赛女子组的亚军。

  拥有这样的好成绩,但日常生活中,谭钰棋更多地是向人们介绍和推广跑酷运动。11月29日下午,正在训练中的她笑着对记者说:“下个月有两场比赛,其中一场比赛如果拿前三名的话,可以代表中国参加世界比赛,我很想进前三名,实力也可以,但我太焦虑了,我最近练得少,大多数时间都在推广这项运动,在运动员和运营俱乐部之间,留给自己的时间太少了。”


[责任编辑: 清枫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