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健身肉搏2019
中国大中学生心理健康在线    2019-09-11 16:20    【打印本页】    来源:本站整理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锌财经(ID:xincaijing),作者:杨洁,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本周二,乐刻在上海静安体育中心举办了全民健身狂欢节。

在工作日持续一整天的活动,从开场到结束,现场聚满了健身爱好者。静安体育馆也俨然成了一间大型的健身房,到场的几乎都是乐刻的忠实用户。

据乐刻官方统计,这场工作日的线下活动的峰值人群规模接近了 2000 人次。到晚上,几乎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但在另一边,传统健身房的窘态一直在延续。

刘译一个月前花了近 4000 办了一张传统健身房的卡,一个月的时间里,只去了一次。而刘译的朋友李蕾刚办了乐刻 99 元的月卡,额外上一节私教课只要19. 9 元。

李蕾也曾经尝试过传统健身房,但第一次体验就直接吓退了她。李蕾回忆,刚上跑步机,健身教练就过来直接按停了跑步机,开始强势推销私教课。“留了联系方式之后,私教也经常找我推销。”李蕾说,这让她感觉不舒服。

以高年费、大店、私教课推销为主的传统健身房,正在遭遇“中年危机”,在中国盛行多年后,近年来不断被曝出有玩家亏损倒闭。

在传统健身房节节败退的时候,依托于互联网的健身业态,却在迅猛进击。

从 2017 年开始,Keep、光猪圈、Shape相继获得资本青睐,超级猩猩完成3. 6 亿D轮融资,乐刻、Liking健身相继完成了数亿元C轮融资,中国互联网健身行业格局初步形成。

对当下的互联网健身业态来讲,轻量、低价、灵活已经是各家共有的特性。在用户对互联网健身品牌认可并接受之后,内容的差异化成了当下阶段各个品牌圈占用户的吸铁石。

“互联网+健身房”的模式不再只是瞄准传统健身房来打,其本身也正在逐渐走向个性化和定制化。

这个夏天,互联网健身品牌相互厮杀的硝烟也变得愈发浓烈起来。

像开便利店一样开健身房

2014 年,超级猩猩启动了 24 小时无人值守健身舱项目,彼时,他们在深圳投放的两个按次付费的健身舱引起了轰动,健身舱 50 平米大小,空间设计酷炫,在收费方法上摒弃了储值卡或会员卡的模式,采用按次计算收费。

这是超级猩猩起步的第一个模式,也是健身行业新的产品形式和付费模式初试。在超级猩猩的初步构想中,主要针对进阶式的健身人群为主,也就是只需要场地和空间的用户。

在当时,传统健身房的生意做得如火如荼, 2014 年,体育产业上升为国家战略,健身产业作为一门生意,开始受到资本青睐,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人们的运动健身需求被点燃,用户用于个人健身的消费呈现高速增长的趋势。

但是即便如此,传统健身房重资产、预付费、办卡推销的模式弊端已经十分明显。 2014 年,互联网健身的零星之火逐渐燃起,在大健康行业向阳而行的背景下,传统健身行业和互联网健身却各自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无人值守健身舱项目首次尝试,仅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宣告失败。

中国的健身市场和人群处于市场培育期,一堆器械对于从来没有健过身的新用户来说,接受度并不高,而健身是一项重服务,重体验的事情。到了 2015 年,无人值守健身舱并没有走通,这也成为超级猩猩团队一个试错的过程。

实际上,这是超级猩猩的理念过于超前了。

意识到这个市场现状后, 2015 年,超级猩猩开始了向团课模式的转型。同年,健身创业这条赛道也在这一年开始变得火热,创业者发现了健身房这个老行业蕴藏的新机会,前仆后继的健身创业并不少。

相比起超级猩猩的“无人健身房”以及“团课模式”不同,带有显著“互联网基因”的光猪圈出现了,光猪圈面世时,正值互联网健身的风口期。而这个时候,互联网健身更轻、更灵活、更经济的形式也已经被用户所接受。

在光猪圈创始人王锋看来,传统健身房储值卡式的现金流模式,缺乏运营和维护,让健身房的抗风险能力更弱;另外,健身房动辄上千平米的占地面积,让健身房运营工作十分沉重。

王锋试图寻找轻量化运营健身房的方法。

综合多种因素考虑,王锋向锌财经描绘了自己的创业版图:健身房必须做得小而美,必须要轻量化运营,并且要高密度覆盖全国。

这个行业,从原本的只有大型商超,逐渐变成方便、高密度的便利店。

光猪圈提出的解决思路是:在“面积”上调整场馆规模;在“人力”做到轻管理;并且利用数据化来与现有的品牌作出差异化。

“就像 711 一样,每隔一段距离就要有一家光猪圈。”王锋这样告诉锌财经。


[责任编辑: 清枫学长]